免费服务热线:0898-6362987

产品列表

女儿们清理老人遗物
发布时间:2018-11-25 22:23

  在73岁生日前一天,郭绍清老人的生命戛然而止。近3年来,他开始痴迷形形色色的保健品(器械),不仅花光13万余元拆迁赔偿款,还花掉了老伴捡垃圾多年积攒的4万余元。老人突然辞世,没给女儿留下存款和遗言,却留下了堆满大半间屋子的保健品。即使在发病时,他也拒绝去医院治疗,而是盼着天亮后卖保健品的店铺开门“拿药吃”。

  郭绍清原本相信,按照“老师们”的要求吃保健品,他可以活到120岁

  12月4日凌晨3:30,郭伍英接到电话说父亲病危,赶紧来到父亲家。当时,父亲坐在沙发上,呼吸急促,喘不过气来。“还等啥,赶紧送医院。”她说,但父亲郭绍清一口拒绝了她的要求,称头天上午在“京香华寿”居家生活馆试吃了一瓶商家宣传的药水效果好。“等早上京香华寿开门,再去拿药吃就会好起来。”没想到,这句话成了老人最后的遗言。

  12月3日上午,郭绍清和老伴文继杰一起到住所附近的温馨园小区,在一个房间内参加了一场保健讲座。讲课老师“苗某”展示了一款“苗灵蜂枸杞天然蜂王浆口服液”产品。为验证效果,其还打开一小瓶,将瓶中液体喂到包括郭绍清在内的多名老人嘴里。

  4日凌晨2点过,文继杰听到郭绍清房间有声响,起身发现老伴呼吸困难,喊心口痛。“我说通知女婿,他不准我通知。”她说,她将丈夫扶到客厅沙发上,以为病情会缓解。但郭绍清的情况好像越来越严重。无奈之下,她躲进房间,悄悄通知了女儿和女婿。

  “我是3:45左右赶到的,他还是不去医院,坚持要等到京香华寿开门,去拿老师推广的药水来吃。”三女儿郭伍英回忆,老人当时虽然难受,但意识清醒,不仅能说话,还拿烟给女婿们。后来,几个女儿经过商量,决定马上将父亲送到医院。郭绍清被大女婿王兵强行背到了宜宾市第四人民医院,此时是4日凌晨4点左右。“医生说病情重,必须马上转二医院。”郭伍英说,随后在救护车接送下,老人凌晨5点被送到宜宾市第二人民医院抢救室。凌晨5:35,医生告诉家属“人已经死亡”。在宜宾市第二人民医院出具的《居民死亡医学证明书》上,载明的死亡原因为:“高血压危象伴急性心力衰竭。”

  郭绍清去世后,女儿们清理老人遗物,发现存款已被取光,老人身上仅有1600元现金。郭绍清所在的宜宾龙湾路正祥小区,是一个安置小区。2002年,58岁的郭绍清和老伴文继杰获得13万余元安置补偿款。这笔钱,四个女儿没过问,一直由郭绍清保管。

  “父亲从2004年开始领退休金,当初只有295元,今年刚刚涨到1700余元。”郭伍英说,“他的钱全部花在保健品上了。”3年前,老人开始接触保健品,此后就像着了魔一样,隔三差五带保健品回家,无论家人怎么劝说,他都不听。郭伍英说,父亲买来的保健品,很多根本就没开封,堆得满屋都是。

  近日,成都商报记者来到老人家中,亲属们正在清理郭绍清留下的保健品,老人的遗像摆在保健品中间。记者看到偌大的客厅里,密密麻麻堆满了保健品,几乎无处下脚。从“长白山野山参”到“豹子胆药酒”,从羊初乳到维生素,内服的、外用的,应有尽有。除了保健品,还有大量保健器械,包括净水器、按摩器、磁疗器、理疗器、理疗床垫等。

  郭绍清的卧室里,还有大量棉被、枕头等物品。“他曾说这些被子、枕头都有治病强身的效果,睡了不生病。”文继杰回忆,丈夫曾告诉她“能活到120岁”。外孙小刘还在老人衣柜角落里,找出一瓶包装精美的“黔坤”酒。文继杰说,这瓶酒也是郭绍清从保健品公司拿回来的。“讲课老师让他保管20年,20年后要回收,回收价格是20万元。”

  成都商报记者看到,堆成山的保健品中,很多包装完好原封未动,仅是所谓的“铁皮枫斗胶囊”就有数十盒。整个家里就像一个保健品商店,产品价格从几百元到1.9万元不等,一根“智能拐杖”价格达2300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