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服务热线:0898-6362987

产品列表

当记者询 问是否有人管时
发布时间:2019-04-22 17:51

  ■2019年3月21日下午4点,健康时报记者来到项城市,发现各类诊所、药店、民营医院在这里遍地开花。在项城市郑郭镇及孟营村,随处可见整面墙体的医疗广告。有的是张贴的广告,有的是用蓝色、红色、黑色的漆料喷射在居民墙体上。

  ■“项城评文明城市的时候,碰到上头人来检查,就把表面工作一做。检查的人走哪个路线(主要是走湖滨路),就把那个路段上的各种医疗广告涂掉,车几分钟走过去,就完成了检查”。

  ■不到10分钟,医生诊断,“有前列腺炎的炎症,有包皮异常,首先把炎症治好,治疗输液一两天,建议做包皮手术”。当记者进一步询问是通过什么技术治疗时,对方的态度变得更加恶劣,称“跟你说,你能明白吗?”一趟下来,本来没有病,如果沿着医院的套路走下去,花费几千元是常事。

  ■相较于医疗广告遍布的农村以及县城街道,项城市人民政府所在的人民路却是另一番景象。宽敞的马路,绿树成荫,占地约185亩的政府大院显得格外庄严肃穆,未见任何一张医疗广告。

  ■在项城市城市管理局门口,张贴着一张市城管局的服务承诺:凡首先接到群众来访、来电,能解答即可解答,能办的事迅速处理。可在城市管理局门口记者又一次被挡在了门外。“不能进去,只能给个专管广告的孔主任的联系方式,你和他联系就行了”。城市管理局门卫处告诉记者,随即关上了门。

  ■3月23日,健康时报记者又致电项城市郑郭镇政府。郑郭镇政府工作人员则称“谁做的广告跟谁联系,我们管不住、管不了,不是政府管的事。谁做广告谁清理,政府不知道这事,做广告应该跟村民有协议,给了村民钱的。”

  ■健康时报记者试图与项城政府部门联系,就医疗广告的治理、想法、难度,甚至他们做了哪些工作、症结在哪里,做一个沟通,也是给相关部门表达观点的机会,但记者在项城跑了一圈下来,究竟谁来管理项城市满城飞的“医疗广告”,连个庙门都没有找到。

  “一次性通过全国文明城市提名城市验收”、“荣获全国文明城市提名城市”、“成功创建省级文明城市、卫生城市”,在河南省周口项城市2017年、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文明城市”成为了项城引以为傲的政绩。

  不过,健康时报记者调查发现,穿梭于城乡之间的大巴上、行驶于城市的出租车与公交车上、公路两侧的墙体上、随处可见的电线杆上,更有村民住宅房院的墙体上,从治愈乙肝、90天快孕奇迹、治早泄,到免费治疗牛皮癣、白癜风、根除精神病……项城,这个挂在嘴边、写进报告的“文明城市”,正处于各类低俗、虚假医疗广告的围困之中。

  健康时报记者在项城走访调查中,一个沉重而不解的疑问一直盘桓在心头:这能算是文明之城吗?这样一次性提名验收通过的“文明城市”是怎么得来的?

  河南省项城市的庄华(化名),根据家乡的墙体上一则关于“小儿专科诊所”的广告信息,找到诊所给孩子去看病,不料,这次治疗却成为了陪伴孩子走的最后一段路程。

  五年前,刚刚为儿子办了满月酒的庄华,见儿子突然地咳嗽了起来,情急之下,就根据墙体广告,带儿子到五六公里外邻村的小儿诊所去看病。该诊所给孩子做了雾化治疗后,孩子便开始神志不清,最后也没抢救过来。

  为此,家人立即找到当地派出所报警,结果等到报警以后,诊所医生早就已经不见了踪影。

  2019年3月21日下午4点,健康时报记者来到庄华所在的河南省项城市,发现各类诊所、药店、民营医院竟然在这里遍地开花。

  在项城市郑郭镇及孟营村,随处可见整面墙体的医疗广告。有的是张贴的广告,有的是用蓝色、红色、黑色的漆料喷射在居民墙体上。

  “项城市包括农村,到处都是这种广告,我们都已经习惯了!”一位河南省项城市的王女士告诉健康时报记者,在道路两旁的房子,是被张贴医疗广告得最多的,而王女士的家也正好靠着路边,医疗广告也被漆料喷射在自家的墙体上。

  “项城评文明城市的时候,碰到上头人来检查,就把表面工作一做。检查的人走哪个路线(主要是走湖滨路),就把那个路段上的医疗广告涂掉,车几分钟走过去,就完成了检查”。

  王女士说,“就算清过了,也是治标不治本,过几天,又给贴上了,贴特别快,嗖得一下就贴上去了。墙上的广告一般是早上,或者是夜里刷上去”。

  一则关于项城医疗广告的网文《我的家乡,被简单粗暴的医疗广告包围了》这样说:“春节回到我的家乡,河南东部某180线县城,包围我的除了熟悉的乡音,还有一路上都能看到的大大小小的医疗广告。看男科,到XX,感受专业男科的力量、前期免费治疗牛皮癣、白癜风、三服中药根治失眠、抑郁症、根治精神病……在诸多广告载体中,墙体广告最为扎眼,挨着马路的民房、工厂外的围墙都是极好的选择,大大的红字红蓝手写字或塑料海报,远远就能看见,眼睛逃无可逃”。

  如何看待这些“医疗广告”?项城市一名张姓出租车司机直言不讳,什么皮肤科、男科,都是骗人的,“如果是去那里看病,你们现在还是下车吧”。

  而对于村民而言,这些医疗广告是否正规,却并不好判别。孟营村一位60岁的何大爷(化名)告诉记者,“找不到地方看病的时候,就只能按照墙上的电话找人看病,有病乱投医不就是这样的吗?”另一位村民也称,没生病的时候不相信,等到生病的时候就相信了。

  有的村民全房子都被贴了这些广告,也没有人管。“农村管理不就是这个样子”,何大爷倍感无奈。

  健康时报记者以患者身份调查一些医疗广告上的私人诊所、民营医院,发现存在私售自制药、环境脏乱、费用不清、治疗随意等多种问题。

  2019年3月21日下午17:42分,健康时报记者根据墙体广告的信息,来到项城市郑郭镇一个小巷子里的“李氏门诊”(化名——编辑注)。约10平米低矮的平房外,打着“根治长期低热病,气管炎,肺气肿,颈肩腰腿疼”的牌子。检查设备上布满了灰尘,呼吸机与杂物一起放置。

  记者以肩颈疼就诊,一分钟不到,即被诊断为炎症,医生转而推开门去一个昏暗的隔间给开了药,并称是“自制的秘方,保证能根治,药吃完就能好。一盒30元,不能开任何的票据”。

  药品名称为“复方风湿关节炎胶囊”,药瓶上的说明书显示由鳖甲、鹿茸等药物成分组成,周卫药制注字(1999)DJ-20,健康时报记者在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查询发现,没有该药品的批准文号。

  3月22日,健康时报记者根据墙体上“治早泄,到六安(化名——编辑注)”的广告标语,以患者身份来到六安医院。记者一坐下,就被要求做了一系列男科检查,当记者提出有女士在场时,医生不耐烦的说,“我们这里都是这样,她们见的比你见得多得多了。我们每天都在做,还不好意思,现在都什么年代了,你躺这,裤子脱下来,我给你做个检查”。

  不到10分钟,医生诊断,“有前列腺炎的炎症,有包皮异常,首先把炎症治好,治疗输液一两天,要做包皮手术”。当记者进一步询问是通过什么技术治疗时,对方的态度变得更加不耐烦,称“跟你说,你能明白吗?”

  当记者询问消炎费用时,对方称需要600元。健康时报记者以价格太贵离开。随后,记者根据六安医院网站提供的联系方式,询问六安医院包皮手术的价格,对方称“网上预约后可享受包皮韩式手术1680元”。从260元的检查费用,到600元的消炎治疗,再到1680元的包皮手术,一趟下来,如果沿着医院的套路走下去,本来没有病,花费几千元是常事。对于治疗效果,医生保证“肯定是有技术,能让你的神经好有个控制能力,一个多小时就能走”。

  健康时报记者随后前往当地公立医院项城市中医院进行求证,据肛肠科一位医生检查后认为“身体没什么大毛病,根本不用吃药,更不用进行手术”。谈及刚才的就医经历,该名医生劝诫“不要随便去那里,乱收费现象很严重”。

  项城市中医院是当地居民口中最受欢迎的一家公立医院,在该院大门最显眼的位置,也打着一则“全程无痛肛肠手术——做手术像做梦”的牌匾,上面写着:无痛肛肠手术(包括小儿),术中,术后全过程均不感觉到疼痛,随治随走,治愈率高。

  在项城市中医院体检站的电子横屏上,滚动着:创文明城市,本院无痛肛肠手术突破1000例,做肛肠手术,选无痛技术。

  医疗广告近年来受到极为严格的监管,如广告法规定,医疗、药品广告不得有表示功效、安全性的断言或者保证,不得说明治愈率或者有效率;违规发布,由工商行政管理部门责令停止发布广告,情节严重的,处广告费用三倍以上五倍以下的罚款,可以吊销营业执照,并由广告审查机关撤销广告审查批准文件、一年内不受理其广告审查申请;《医疗广告管理办法》规定,医疗广告不能涉及医疗技术、诊疗方法、疾病名称;不能有保证治愈或者隐含保证治愈;不能宣传治愈率、有效率等诊疗效果;不能利用利用患者、形象作证明。但在项城,医疗广告却成了法外之地。

  北京律师协会公司法和企业法律风险管理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展曙光表示,如果有保证根治的情况,则一般可以判断构成虚假宣传。

  这些“满城飞”的医疗广告从哪里来?一个曾在项城从事医药行业的刘先生告诉健康时报记者,2002年开始就主要做农村市场,但在村民墙体上打广告,也不是说打就打。

  “最少要由当地政府批准,我们以前做药品广告,都是当地政府部门批准了的,并且在谁家的墙上打,都得和人家说好”。刘先生介绍,“墙体广告在乡下很多,2008年之前是最好做的,广告都是找传媒公司给制作,那个时候‘吃了这个药,病就好了’之类的广告语,就能够带动很大的市场。在那个时候,广告费用一个月就要花掉2万余元”。

  3月22日上午10点,健康时报记者以广告主的身份,经过项城市出租车司机介绍,被拉到公交车总站,又经公交总站的工作人员,找到一家经营医疗广告业务的银牛广告传媒有限公司(化名——编辑注)。据介绍,项城市300余个车体广告,均由该广告传媒有限公司制作。

  “墙体这一块儿没有保证,都签完了,除非乡镇里可以,但保留的时间短,车体上的广告效果是最好的,虽然价格高一点,但是流动性比较大”。

  银牛广告传媒有限公司广告业务负责人王女士告诉健康时报记者,与医药有关的广告,需要给工商局备案,备上案了才能够在我们这里做。“找工商局,我们这块儿是个附带业务。你如果没有这方面的资源,到时候我可以帮你去协调。这个费用由你们来出就可以了。走正规渠道也可以,走后门也行”。王女士说,广告内容,可以自行设计,也可以由银牛广告设计制作。

  对于广告的价位,根据王女士出具的公交车体广告详细报价表,项城市价格在10800(元/辆/年)到19800(元/辆/年)之间不等,项城市城乡公交车广告价格则均统一订位为8600元/年。墙体广告与车体广告统一打包,可以优惠。

  一位公交车站牌的广告商李经理则向健康时报记者透露,虽然现在医疗广告控制的比较严格,需要审批,但是男科、妇科等医疗广告都还可以做,一个站牌在6000~7000元/年。政府有时候会检查,一般情况下不会进行抽查。

  一家可以提供墙体广告服务的兴叶广告公司(化名——编辑注)张女士则称,张贴在墙体上的广告都是按照平方算,布的6块钱1平方,如果是直接粘上去的,10块钱1平方。

  经过这些广告公司的制作之后,各类医疗广告就出现在了出租车、公交车、以及民居墙体上。在记者乘坐的项城市一辆出租车的座位上,就被“膏药专治眼歪嘴斜,特效偏方治喉炎,无效退款”的广告占据。

  出租车司机称,有了广告,出租车电台就会通知到哪个地方去领印着广告的座位套。这些广告绝大多数都是民营医院的医疗广告,公立医院的很少。贴一次广告,就会支付出租车司机30元的费用,保留3个月就能给60元,贴时间长了,会把座位套给司机,另外还会再加几十块钱的奖励。

  当记者询问是否有人管时,出租车司机说,“小县城嘛,没人管。搞文明城市,就是要求我们把车外面刷干净一点儿,出租车外面不让贴广告,但是车内座位套没有人管”。

  相较于医疗广告遍布的农村以及县城街道,项城市人民政府所在的人民路上却是另一番景象。宽敞的马路,绿树成荫,占地约185亩的政府大院显得格外庄严肃穆,未见任何一张医疗广告。

  根据全国文明城市的评选要求,广告牌要与居住环境相和谐,能给人以美的享受,街道整洁卫生,无乱张贴现象。而根据全国卫生城市评选要求,沿街标语、广告设置合理,图案规范完整。

  3月22日11点,健康时报记者就项城医疗广告泛滥的情况走访项城市政府反映情况,却被拦在了门外。

  “政府不让随便进。”记者向项城市政府门卫处询问张贴广告由谁管理时,门卫告诉记者,去找别的部门。

  根据项城市政府官网各部门权责清单,户外广告设置(张挂张贴宣传品)审批,应归属于项城市城市管理局行政职权目录中。

  在城市管理局门口,张贴着一张项城市城管局的服务承诺:凡首先接到群众来访、来电,能解答即可解答,能办的事迅速处理。可在城市管理局门口,记者又一次被挡在了门外。

  “不能进去,只能给个专管广告的孔主任的联系方式,你和他联系就行了”。城市管理局门卫处告诉记者,随即又关上了门。

  负责广告管理的孔主任告诉记者,村里的广告不管,城市管理局只管理城市广告,村里的广告应该找村镇政府。健康时报记者又追问,“城市里也到处都是医疗广告”,对方没有对此做出回应。

  根据项城市城管局门口张贴的投诉电话,健康时报记者又联系到城管局一位李姓工作人员。

  这位李姓工作人员称:“城市里的广告有时会清理,但清理时间不一定。有时候刚清理完,晚上又贴上去了。”而对于乡镇里的广告,这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我们只管城区里面的广告,乡镇、农村广告不归我们管,属于乡镇政府管。现在正在建设美丽乡村,你可以去乡镇反映。”

  郑郭镇政府工作人员则称“谁做的广告跟谁联系,我们管不住、管不了,不是政府管的事。谁做广告谁清理,政府不知道这事,做广告应该跟村民有协议,给了村民钱的。政府不知道这事。”

  随后记者致电项城市人民政府、项城市市民热线、周口市政府市民热线,均称“不归自己部门管”。

  健康时报记者本意试图与项城政府部门联系,就医疗广告的治理、想法、难度,甚至他们做了哪些工作、症结在哪里,做一个沟通,也是给相关部门表达观点的机会,但健康时报记者在项城跑了一圈下来,究竟谁来管理项城市满城飞的“医疗广告”,连个庙门都没有找到。

  项城对于文明城市的称号显然是十分上心,《项城市人民政府关于创建省级卫生城市工作的实施意见》(项政〔2016〕18号)中强调,执行国家有关市容环境卫生管理法规,市容环境卫生达到《城市容貌标准》,各类市场科学规划、规范管理。

  根据项城市政府官网,2018年项城市一次性通过全国文明城市提名城市验收,2017年完成郑郭镇美化村庄面貌为主要内容的农村人居环境整治工作,助推美丽宜居乡村建设,2016年已对“小广告”、乱投广告牌等现象进行彻底清除,推进文明城市创建工作。

  清明假期甘肃省实现旅游收入38.8亿元人民网兰州4月8日电(高翔)记者从甘肃省文化和旅游厅了解到,2019年清明假日期间,甘肃省文化旅游市场安全文明有序,产品供给充足,旅游交通运力正常,未发生涉旅安…【详细】

  人民网兰州4月7日电(王文嘉)赴汤蹈火男儿本色,不负青春名垂千古。4月6日,在四川省凉山州木里县森林火灾扑救中英勇牺牲的甘肃籍烈士郭启、王佛军、赵耀东、孟兆星的…

  阳春三月,春回大地。时值清明小长假期间,甘肃兰州的公园里,春意融融,花色撩人。 兰州市各大公园里春光明媚,草发新芽,丁香、连翘等竞相开放,引蜂采蜜,描绘着春…

  两当县举行纪念两当兵变87周年活动人民网兰州4月5日电(高翔)为深切缅怀革命先辈们的光辉业绩,继承和发扬两当兵变精神,清明节前夕,甘肃两当县举行纪念两当兵变87周年暨缅怀革命先烈活动,向革命先辈…【详细】

  人民网兰州4月5日电(高翔)为深切缅怀革命先烈,弘扬公安民警维护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的奉献精神,进一步凝聚警心、激励斗志、鼓舞士气,深化全体党员思想政治教育成效,…